最新公告: 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+86-0000-96877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电话:400-123-4567  
传真:+86-123-4567
邮箱:admin@baidu.com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金沙网址 >

“收信人:烈士”!时隔72年,特殊来信帮他们回

更新时间:2019-04-07 17:50

 
  
  这一封封家书,收信人是70多年前在山东菏泽战役中牺牲的86位烈士。这些信件,都发自山东菏泽张和庄烈士陵园,目的是帮烈士们找到家族的后人。今年清明节前夕,《焦点访谈》记者专程前往张和庄,为您揭开这一封封家书背后的故事。
  
  
  
  张和庄烈士陵园,每年清明节前都要举行公祭仪式,祭奠对象是170名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烈士,其中136人为无名烈士。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内,这里幽静而肃穆。在陵园所属社区的党支部书记张景宪看来,埋葬于此的革命烈士,也是张和庄社区的居民,他几乎每天都会习惯性进来看一看。
  
  今年已经是张景宪在张和庄社区担任党支部书记的第12个年头,他熟悉社区里每一位男女老少,而对于埋葬在这里的无名烈士却了解不多。
  
  
  
  
  张景宪说:“2008年清明节之前打扫烈士陵园,老党员提出,你当过兵,也在前线打过仗,你看咱庄上牺牲这些烈士,人家家是哪的也不知道,你这当过兵的给他找找家。党员一句不经意的话,对我来说感觉是个责任。”
  
  
  
  有限的史料,当地为数不多还健在的战争亲历者,这就是为烈士们寻亲伊始,张景宪所仅能依靠的力量。在2007年之后的6年间,这种如大海捞针一般的找人方式收效甚微。
  
  六年的寻找几乎一无所获,但张景宪的努力也并没有白费,他奔波于济南、北京等地,在菏泽一位党史专家的帮助下,通过对大量历史资料的研究和考证,张景宪最终认定这些烈士当时所属部队,为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第23师67团。这正是海军陆战队某旅的前身部队,通过对该旅军史馆的走访,烈士们生前的最后一幕得以渐渐清晰。
  
  
  
  
  张景宪说:“2013年8月份来军史馆来了一个负责人,到陵园亲自祭奠这些老军人,牺牲的老烈士就是他生前部队的。2014年3月份邀请我们到部队去,部队的一个副政委亲自接待,把部队所有这些军史方面的信息都给我们拿出来了,其中就有菏泽战役牺牲的这些花名册。”
  
  
  
  1947年12月28日,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为巩固鲁西南阵地,保证南北交通线安全,乘敌不备奔袭菏泽城,其中第23师67团冲锋时,受到敌军密集火力的压制,未能成功。前线牺牲的战士和部分医治无效而牺牲的战士一起,被安葬在当地临时战地医院,也就是今天张和庄烈士陵园所在地,并立了墓碑,然而该地后来遭到敌人反扑,将墓碑拔掉,这些战士从而成为无名烈士,只有连长张文禄的遗体,因为被当地百姓用自家木门打了口棺材存放,身份信息才得以保存。张景宪于2014年得到的这本花名册显示,华野第八纵队共伤亡1458人,目前只确认了94名烈士,其中仅86位有详细家庭地址。
  
  
  
  寄信人张景宪,收信人则是烈士本人。从2014年开始,根据烈士花名册名单打印的86封信件,每半年一次,从张和庄出发,被发往山东、江苏、湖南等11个省份,然而大多数时候它们都被原路退回到张景宪的手中。
  
  为烈士们寻亲,并没有因为这些名字和地址而变得更加容易。张景宪的行为渐渐引起了外界的关注,也有越来越多的人主动提供寻亲的信息。张景宪认为,真正令他坚持下去的,是作为一个老兵天然的责任感和对战争的切身理解。
  
  在距离张和庄300多公里外的临沂蒙阴县坦埠镇,邮递员王德健,每天要为20多个行政村居民快递信件和各类包裹,每周工作七天,日均行程近七十公里。2015年春节后的一天,一封收信人为烈士龚建厚的信件,辗转抵达他的手中。因为地址不详细,信被退回。
  
  
  
  王德健在一年后再次收到了寄给烈士龚建厚的信件,这一次信封上多了一句话,写着:“该烈士于1947年12月牺牲于菏泽战役,望邮递员同志再辛苦一下,帮烈士找到家”。
  
  
  
  这一次,王德健有意识地通过寻访考证信封上所给出的地址信息,并多方打听验证,最终村里活动中心的一位老人给出了有价值的线索。烈士龚建厚当兵时登记的姓用的是公家的公,登记的地址和今天的名字也有所出入。
  
  王德健说:“他说你上那个龚家胡同,有年龄大的你可以去问问。过去巧了,一问他说就是他的邻居,过去是一个院,他小的时候和龚建厚烈士一块玩过。”
  
  
  
  2019年清明节前夕,王德健和烈士亲属龚德营第一次来到张和庄烈士陵园,包括龚建厚在内,经邮递员王德健之手已经找到了一共四位在这里长眠的烈士亲属,而在基层一线帮助烈士寻亲的邮递员还有很多。
  
  
  
  截至2019年清明节,张和庄烈士陵园的136名无名烈士中,总共有12位烈士的家人被找到,他们在世的后人大多并未见过埋葬在这里的亲人,但依旧会从外地赶来看望,这是跨越时空的团聚,更是中国人对于家的终极信仰。
  
  
  
  2017年张和庄烈士陵园清明公祭,已经95岁高龄的魏元吉在那一年被烈士寻亲的信件意外找到,是当年华野第八纵队23师67团,参与菏泽战役的唯一幸存者。
  
  由于年事已高,魏元吉老人已经无法提供有关战友们的更多信息,但是张景宪还是会不定期和老人视频通话,聊聊家常。
  
  魏元吉老人还坚持要求,让自己的名字,继续和当年牺牲的战友们一起,挂在英烈墙上。
  
  
  
  从独自一人为烈士们跑腿寻亲,到寄信寻亲并成功找到12位烈士家人,张景宪为烈士的寻亲之路已经走过了12年,外界越来越多的关注既令他欣慰,也让他感到了些许压力。
  
  这份名单上依然有74位烈士的家人还没有找到,越来越多的人也自发参与到寻亲的队伍中,对于张景宪本人而言,为烈士寻亲已经成为他责无旁贷的使命。
  
  英魂归来正清明。像老兵张景宪一样帮烈士寻亲的普通人还有很多,他们不求回报,只是为了帮助人们找到回家的路标。我们要向这样的人致敬!岁月静好,是因为许多平凡的人做出了伟大的牺牲。在新中国70周年的清明节这个有关缅怀的日子里,我们要向这些英烈致敬!告慰英灵:家国安好,如您所愿!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 您有新闻线索,请联系我们:
  
  热线电话:010-85859595
  
  邮箱:85859595@cctv.com
  
  或在下方留言
(责任编辑:张云文)